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愛了,忘了吧

近來,瘋狂的看完了《一言為定》《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所謂婚姻》,感觸頗深,青春的激情,愛的渴望以及被愛人的呵護、關愛等等,讓我突然之間有一種衝動想偷閒回顧一下自己曾經擁有的往事以及浪漫的回憶。

  愛情是美麗的但又是捉弄人的,婚姻也一樣,有愛過,有哭過,有心痛過,有笑過…… 如果有一天誰問我在我的愛情故事中,有過讓我思念的人嗎,那我得好好想想,一般情況下,就我所瞭解的老公都排不上號,因為社會現狀就這樣,你所愛的人不一定和你結婚,和你結婚的人不一定是你的最愛。

  就我而言,我也有過一段值得尋味的愛情故事,但當時不知道,等到自己結婚後才感覺到自己曾經也深深的愛過。因為我知道這七年來他的影子一直糾纏著我,讓我無法擺脫,而且我會渴望我倆能否也能像電視裏那些愛情故事那樣能不期而遇,能給我帶來驚喜,可一年一年過去了,我們沒有相見,即使我知道我們都在同一個地區,但我們始終沒能如願見上一面,即便我也不知道我倆要是真見面了那又會怎樣呢。無意間從朋友那瞭解到,他結婚了,而且快做父親了,真為他慶倖,因為這時的我也已是有著兩歲孩子的媽媽,哎,這就是生活嗎?這就是愛嗎?這愛遺憾嗎?我不知道?

  數一數,快八年了,真快呀,都八年了,該忘記了,忘記所有與他有關的故事,忘記所有與他有關的回憶,好好回到現實中,好好經營自己的家。但事與願違,老天真會折磨人,一個電話,他的,又把我從對他的淡忘中拉了回來,他來了,他想見我,我該怎麼辦,我的手在顫抖,我的心在亂跳,我們見了會怎麼樣,會擁抱嗎,會親熱嗎?直覺告訴我,不可以,我是母親他也是父親了,我們不能也不可能那樣做。我見嗎?乾脆不見了吧。不行,那我的心還會惦記還會想入非非的,要不徹徹底底做個瞭解吧,忘了,不,我怕我做不到,我該怎麼辦,去見他吧,把心落了,那就決定了見他。

  臨出門時,我沒有刻意打扮自己,我還是以前的我,沒帶著任何世俗的東西去。在快到的十幾分鐘裏,我顯示出從沒有過的冷靜,這八年裏每當一想到他,我就會緊張,就會恍惚,就會沉入到對他的回憶中,甚至會在夢境裏苦苦尋覓他。十多分鐘好快啊,快到我可以馬上見到他了,但也好慢啊,慢到我要用八年的時間去等待。而這會,苦苦思念了八年的他終於可以見面了,我為什麼這般的冷靜,我們真的要結束了嗎,我們真的會忘記對方嗎。在我停車的那一分鐘我的心稍微咯噠了一下,沒事,冷靜點,深呼吸,就照這樣做。這時我遠遠的看見了他,他穿著一件白色的夾克,一條牛載褲,短髮,看起來還是那樣的吸引人,那樣的有男人味,只是稍微胖了點,結了婚的男人嗎一般都會發福的,我走進了他,他身上的味道還是一點沒變,我們彼此看了一下對方並沒有任何不異常情況,因為和他一起等我的還有我們的一個好朋友,我跟他們寒暄了兩句,就進餐館了,裏邊坐著的還有一個他的朋友男的,沒想到還很時髦,看看自己,好像有點不配這種場合,帶著眼鏡,甚至還穿著大學時的衣服,可能有點難看,無所謂,我又不是穿給誰看的,這就是我,固執的我。我們隨便聊了幾句,就開始吃飯了,象普通聚會,他說他一個朋友還要來,我說正好我們那麼多菜剛好吃不完能,能有人幫幫那才好能,免得浪費了。我們就這樣耐心的等待著,不知道等了多長時間這個神秘嘉賓才到,是個女的,很時髦,口才很好,不到一分鐘時間,她認識的也好,不認識的也罷,都被她搞定。心靈的震撼,驚訝女人的款式可真多,佩服佩服。更讓我好奇的是,她和他貼得那樣近,近到幾乎他們可以感覺得到彼此的呼吸,這時美女發話了,“這身打扮是專為你設計的,花好長時間呢,漂亮嗎?”手已搭在了他的手上,很像親密無間的愛人,而我心裏明白這不是他的老婆。我補了一句,連我都不相信我是怎麼說出口的“真漂亮,羡慕使我了,快吃菜吧,都等著你呢”,她抬起頭,很蔑視的看了我一眼,心裏肯定在想,這土老冒,誰帶進來的,真不協調,象個高中生。可萬萬讓他沒想到的是,或許更讓她吃驚的是,阿坤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都在這,真應該好好慶祝,來喝酒”,我吃驚的看了他一眼,心裏在嘲笑自己,沒想到他的紅顏知己還真多呀,太可笑啦。哈哈,她這時也用一種世界末日到了的眼神打量著我,欲言又止,你是什麼東西,為什麼可以和我相提並論,就你那德行,她心裏不知道是怎樣的咬牙切齒,真好笑,一個男人的生活就是這樣嗎。

  我們平靜的吃完了飯,就該進入到下一個節目了,喝茶聊天,好吧,我們找到了一家很上檔次,環境很好的一家茶吧品茶,這可是我來這個城市兩年,頭一次出來玩,即便有很多預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但總的來說心情還很開心。我們正品鐵觀音的時候,這位時髦女郎發話了“我們玩牌吧,我可有地主公主的稱號哦,我最拿手了,一般沒有對手。”另一位時尚男士隨之也發話了,因為他倆已經搞一塊了,“我可也是被榮幸評為地主王子的呀,在坐的應該不是我的對手吧”,真是一對不知廉恥的狗東西,而且他倆還緊緊的依偎在一起,真噁心。好想好好欣賞一下所謂的紅顏知己的另一面。或許世俗生活就應該如此,也應該與我的生活標準格格不入。這時,狗男女又發話了,數數自己的錢,都拿出來吧,要玩就玩個痛快,一千、三千……,阿坤拿出錢包數數剛好六千,這個時尚男士說“這還是我昨天晚上輸給他的,今晚我們兩口子把它贏回來,好好享受享受”,兩人淫*的笑了笑,我真受不了,真想吐。哎呀,糟糕,我的包,出門時想著不用帶的,怎麼還來這一出,摸摸身上,只有一百塊錢,真難為情,要不不打了,真難受,怎麼不帶著包呢,也可以讓我有機會好好教訓教訓他們,即使我對我的技術也沒太大把握。這時阿坤可能發現了,他偷偷坐到我旁邊,“來我們分組打吧,我和小夢一組,阿豪和春梅一組,阿能和阿棋一組開始吧”,謝謝你,阿坤。阿坤緊緊的貼著我,想要緊緊摟著我似的,我知道,我們根本無法忘記,我也想緊緊的依偎著他,我想好好跟他聊聊,我想把我這幾年來的心裏話都告訴他,我想跟他說,我以前不敢大膽的說我愛他,現在才知道我是那樣的在乎他,那樣的愛著他思戀著他,有時可以勝過我老公。但這一切還是被我神奇般的牌給淹沒了,不知道今晚怎麼了,我的牌出奇的好,好到連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都是什麼呀,一拿起來就天服,一拿起來就三個炸四個炸,我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即使阿坤在中途有意創造機會讓我們聊聊,但當時我都被勝利衝昏頭腦了,第二天才突然反映過來,我倆怎麼都沒有機會談談呢,錯過了,認命吧。而當晚最為可笑的竟是最後買單的是我,他倆輸得一塌糊塗,象焉茄子似的,真開心。都快十二點了,自結婚以來還從沒玩到這麼晚過,剛好弟弟打電話來,說他也在附近玩看到我的車,我們正好也結束了下了樓,在很遠處看到了弟弟,我走了過去和我們的一個好朋友,弟弟也認識,但阿坤沒過去,不知道為什麼,我或許能理解,畢竟我們都還是矛盾的,想想當初弟弟一直很欣賞他,他倆很投緣,算了吧,就這樣我和弟弟各自開著車走在了回家的路上,我很想跟弟弟說阿坤來了,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自今弟弟還不知道呢,從阿坤身旁經過時,我深深的按了一下喇叭,我要告訴他,我真的想他,我忘不了他。 第二天,一覺醒來,馬上給他打電話,記得他曾說過他還要在這呆一天,可他的電話總打不通,直到11點才打通,那一刻,我猶豫了,我想知道他昨晚在哪過的夜,我不希望他和那個女的在一起,我語無倫次的跟他說“趕緊回家吧,你的兒子和老婆還在等著你呢”,我把電話掛了,我想哭,從此我們再也沒聯繫了。

  生活是這樣嗎?誰能告訴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