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新天鵝城堡

潮汐拍岸般地湧滿了車廂。

    它是真實的童話----新天鵝城堡。藍天白雲下,霧海繚繞中,乳白色的外牆輝映著金色的陽光,灰色的尖頂直刺蒼穹。青山翠穀,層巒疊嶂中,童話像夢境般不染凡間煙火,又像絲綢般有觸手可及的動心。

    我立刻沉醉在它的美麗中。它的美麗是羅曼蒂克的,是有靈性的,像晨霧一樣漂浮在眼前,伸手可及,卻又抓不住;像仙界的音樂,飄飄然地飛在半空中,餘韻從指縫中穿過不知去向;那種美麗是到人間散心的仙女,玩一會就走,留是留不住的,只在虛無縹緲間若隱若現。

    無論怎樣的凡夫俗子,到此地來都會變得浪漫,浮想聯翩。鐵石的心會變得比棉花更柔軟。那些古老的傳說,迷人的童話,像精靈樣從屋簷下、草叢中、花葉間,從泉水飛濺的旋律中,從岩間徘徊的日影裏跑出來,在我的身邊舞動,把我的心拉回童年時光。

    這是一座巨大的城堡,用文字描繪不出她。除了白雪皚皚的冬季,每一天她的門前都蠕動著長長的隊伍,遊客從世界各地慕名而來。這是個有魔力的地方。沒有人只甘心來一次。

    城堡的建造者是希茜公主的表弟、巴伐利亞年輕的國王路德維希二世。他的父王在巴伐利亞的峻嶺中有一座城堡,小王子在那裏度過了許多美好的時光人這座城堡後來倒塌了(注1),但在它懷抱裏的浪漫時光,從它窗櫺中飄出的音樂,從帷幔中漏下的燭光,卻永遠地浸在路德維希二世的血液中。1861年,年僅15歲的路德維希二世第一次聽見了瓦格納的歌劇,就被那充滿浪漫主義、英雄主義的旋律征服,從此,瓦格那的歌劇伴隨了他的一生,他的心願是把這飛揚的旋律變成物質的現實。

    成為國王後,路德維希二世資助瓦格納在拜羅特建起了專門上演瓦格納歌劇的劇院。1868年,他致信瓦格納,述說了埋藏在心中的童年願望:在風景秀麗巴伐利亞的山間修建一座宮殿,是古老的德國式,在他的心目中,這座宮殿將是“最美麗的、神聖的、不可接近的,是上帝的朋友的一座高貴的聖殿”。他要在這座宮殿裏欣賞瓦格納的歌劇。

    一個國王要實現自己的夢想是件容易的事。1869年,建築圖幾經修改終於定稿,開始動工。這是項巨大的工程,所有的材料都來自外地,然後費力地運到山上。回蕩在國王心中的瓦格納旋律給了他無窮的靈感。使他不斷湧出新主意。著名的建築師和設計師竭盡心力,終於把國王的夢想變成了現實。童話從此永立山間。

    但這個童話閃耀著憂傷的色彩,它沒有圓滿的大結局。這座城堡的建築費用驚人地高,據說花了6180047金馬克,給國王帶來了巨額的財政赤字。國王花盡了他的私人積蓄,追加款項的議案又遭到了內閣的反對。1886年,工程尚未完工,國王就下臺了,不久就神秘地淹死在山間不遠處的一個湖裏。

    路德維希二世在1884年就搬到了部分完工的宮殿裏,但到他死時,城堡尚未最後完工。這座美輪美奐的城堡,國王並沒有親眼見到它的全貌,而新天鵝這個名字,也是後人起的(注2)。從此,再沒有人住進宮殿,它成了人們遊覽的名勝。也許,只有在夜色闌珊、萬籟無聲之時,路德維希二世才會讓自己的靈魂乘上瓦格納的旋律飛來,重遊故地。

    這座巨大的宮殿豪華、優雅、精美。我無法用文字描繪出地。站在平臺上眺望。美如油畫般的風光比陳年老酒更醉人。我有進了天堂的感覺。新天鵝城堡,一個能使凡人成仙的地方,它是世間的惟一。
返回列表